竹子八

丧逼一个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真的是冷门爱好者
好不容易磕了个热门cp,更喜欢的小哥哥还是相对较冷门那个,然后就会开始有逆反心理,虽然其实两个都很好,我也两个都喜欢,但是一听到别人在有两个人一起出现的时候,说你的x老师而直接遗漏下一个,默认我喜欢的就是更大众那位,我就会有莫名的焦躁感。

上海,再见
是真的再见

人间本如寄 此一生再也无归程

突然想来一个很有趣的事,十年前的你单位同人大都以学校为背景,少年人间的恋爱
十年后的现在,其实社会人会居多吧,比如刚毕业啦之类的心怀热忱又有点沉重的爱情
再过十年会是怎么样,两个中年大叔的AU情感电台吗

因为

千重宝贝儿生日快乐啊么么


昨天刷完微博脑子里就只剩“不想撞南墙了,只想撞进先生胸膛”


就很僵硬的加了进去抱歉啦TUT


————————————————————————


    先生是个无趣的人,在外人看来是这样。

 

    凉子啧了一声绕过桌子把侑子按在沙发上,掐住侑子脸颊,“你不准说中岛裕翔不好!”

   

  “这位太太你冷静一点。”侑子推开她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衣领,“明明是你自己先说他的,真麻烦。”

 

    凉子坐回座位戳着面前的草莓蛋糕,“我才没有说他不好。”

 

  “是啊不知道是谁说他不陪买手办,不陪逛街,刚起床的时候很丑,让他去和工作结婚每天抱着相机过日子。”高木侑子太太默默翻了一个大白眼。

 

    刚送到嘴里的蛋糕还没咽下去,凉子含糊不清的争辩,只有我才可以说他,只有我才可以。

 

  “哦。”

 

  “其实他很好的,长得好看,又很会拍照哦,闭嘴打鼓的样子也很帅嘛。”想了想又补充,“还有还有,他偶尔开窍说情话的时候声音很好听。”

 

    手机有新入信提示,侑子打开看了一眼一边回信一边回答,“是啊是啊,因为是中岛裕翔所以说什么你都觉得在跟你甜言蜜语——雄也下班了马上过来接我。”

 

    没有收到新入信的中岛太太一拍桌子想站起来控诉高木太太重色轻友要丢下自己,不小心撞翻立在旁边的奶昔,中岛先生送的情人节礼物裙摆上都是浅浅的纸巾已经擦不掉的印记,凉子有些气馁的撇撇嘴,因为是中岛裕翔嘛。

 

    别擦了。

 

    被侑子踢了一脚抬头瞪着对方,质问干嘛,大有不说出个所以然就让对方见不到下班的高木先生的意思。

 

  “你看那边。”侑子指向落地窗外的街对面,叼着吸管喝完抹茶,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要跟我一起出去吗,雄也马上到了。”

 

    街对面是maidreamin。

 

    刚好可以看到先生挂着相机走进去,还穿着早上出门自己给他选的深色格子风衣。

 

    太过分了。

 

    高木先生到的时候街灯都已经亮起来了,礼貌的问了凉子需不需要送回家,高木太太摆摆手,中岛裕翔就在附近你不用管了走吧走吧。 

 

    蹲在路边等了一会先生还没出来,打开手机看了眼已经七点半了,明明已经下班的点了吧,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所有可能性,对方也好像完全不记得今天什么日子,才结婚第一年就面临婚姻危机这也太惨烈了吧。凉子撇撇嘴给先生连发了几条line。

 

  「我和侑子在喝了酒。」

 

  「可是侑子有雄也接回家。」

 

  「中岛先生怎么还不来接我回家呀。」

 

    顺手给先生发了个定位,「中岛裕翔,给你十分钟过来。」

 

    之后就打开计时器掐着秒算,十分钟真是太长了,凉子有点后悔,等到第五分钟撑着腿慢悠悠的想站起来,整张脸就撞上了刚刚好赶到面前的人身上,一肚子闷气的凉子小姐想指着对方骂,结果对方比她先开了口,熟悉的嗓音还有点着急。

 

  “凉子,凉子你怎么了。”

 

    中岛先生赶来的很匆忙,刘海都乱乱的偏到一边,抓着太太的手上下查看,“你怎么在这里。”

 

  “我腿麻了。”凉子揉了揉撞红的鼻梁像中岛伸手,先生心领神会的蹲下,趴到先生背上揪着先生有些长的发尾抱怨,“不在这里怎么能看到中岛桑进了什么店呢。”

 

    中岛把她往上抬了点不说话。

 

  “原来中岛桑喜欢女仆啊,お帰り、ご主人様 这样吗。”

 

    明明自己很认真在说,中岛却轻笑了一声,“如果你愿意这样,会喜欢的。”

 

   “诶——这个态度就是很敷衍啊。”

 

  “我是很认真的在回答你。”先生托着她的手又紧了点,“还有,不是说过我不在的时候不要喝酒吗,这样太危险了。”

 

  “其实我没有喝酒哦。”凉子往前靠了靠,蹭到先生脸颊旁边贴着先生的嘴角说话,“旦那不让嘛,所以喝的草莓奶昔,要试试吗?”

 

    先生紧紧的抿着唇,看不出是不想还是不信,凉子用鞋跟轻轻踢了踢先生的腿,“中岛先生被我从温柔乡里拽出来,都不愿意亲我了哦。”

 

  “看来以后只能自己偷偷躲在家里哭了,旦那都不会有一点点想我。”

 

    被突然放下来还有些措手不及,中岛转过身来低下头很温柔的吻了过来,长驱直入,末了还舔了舔她的嘴角,“才不会让凉子哭。”

 

    “除了在床上。”

 

      突如其来的直线球砸的有些头晕目眩。从正直的中岛先生嘴里说出来真的太糟糕了。

 

    中岛晃了晃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又拉过她的手放到自己风衣口袋里慢慢走,“我是去取材的,杂志社要拍这个专题。”

 

  “我是有拒绝的,真的。”

 

  “但是实在推诿不开。”

 

  “那你今天没拍完怎么办。”

 

    屈起指尖去摸先生戴在手上的结婚戒指,先生的手因为从中学开始打鼓有一层薄薄的茧,凉子意外的喜欢这个点,顺带发现了先生藏在口袋里的绒布盒子。

 

  “不拍了。”中岛笑起来一双桃花眼弯弯的样子也喜欢的很。“我奥桑会生气,不拍了。”

 

    之前就有说过,中岛偶尔开窍的时候声音很好听,酥酥麻麻的,耳根都软了。

 

      中岛牵着她的手拿出藏在口袋里的盒子,打开递到她面前,是一直很想要的耳钉。凉子吸吸鼻子有些发酸。中岛被吓了一跳,急急忙忙问她是不喜欢吗。

     

   “我看到你在杂志上把这一页折起来了,就想你看到应该会开心……凉子,凉子你不要哭啊,不喜欢我再去给你买好不好。”

 

     抓起中岛衣袖擦擦眼睛,抬头示意中岛给自己戴上,“笨蛋,我是想要你陪我一起去买的啦。”

 

    中岛的动作很笨拙,手忙脚乱的一边哄她等我放假一定陪你去逛街一边欣赏自己的成果,凉子问他好看吗,他就说好看,凉子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

 

  “骗人。”

 

  “真的。”中岛凑到她耳边亲吻她的发梢,“结婚一周年快乐,我的中岛凉子小姐。”

 

    你也是,我的中岛裕翔先生。


笑死,这个我必须为小络凉打call

Graupel.:

本O吃了瓜出来骂人了


其他的东西我现在不在圈内也没什么话说


但是


山田凉介和冈本圭人


这能一样吗?????



希望作为一个写手,你把自己归类其中,就对自己的作品负责,无论你写的优秀与否。
同人其实是带着爱的啊,每一个cp都有他不同的魅力,不同的相处方式以及性格特点。
认真对待自己的每一个作品。
这是一个写手最基本应该具备的。

不期而遇

    “北沢君?”

    被叫到名字以后才突然有些实感,北沢秀作捏紧手上的购物袋低着头笑,「我一直觉得北沢君很值得依靠」这样的话,就算是随口说出来也会被突然击中。

    完蛋。心砰砰直跳。

   “抱歉,是跟我一起太无趣了吗,北沢君有点不在状态的样子。”叶山干脆从扭头的姿势转过身来,“有什么北沢君还是说出来比较好。”

   “不会不会。”北沢秀作摇摇头又准备把叶山手上新增的购物袋提过来,“亮太愿意叫我一起出来已经很开心了。”

   “北沢君已经提了很多东西了,有点被太照顾了。”叶山把手往后退了一些,“要去前面的咖啡店休息一下吗?”

   北沢秀作有些尴尬的收回手,点头说好。怎么才能被亮太更需要一点呢。看着叶山亮太推开门,挂在门口的风铃响了一阵北沢才如梦初醒的跟上。

  

  和叶山认识是件很凑巧的事,被突发案件拖延到深夜下班,刚跨出警局的门就被冻得一个哆嗦,拉紧了围巾想着干脆去便利店买瓶热饮好了,就看到了坐在门口的叶山。

   露在711屋檐边的头发飘满了雪花,啊,真是颓废呢。

  “不冷吗?”北沢问他。

   对方没有说话,抬起头看着北沢,眼圈红红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知道哪里就突然戳中了北沢的点。在711买了两瓶热咖啡坐到叶山旁边递过去了一瓶。

   叶山有点惊吓,北沢强硬的拉过对方的手把热咖啡塞过去,指尖是冰凉的。大概是无意间在对方面前露出了工作证,叶山突然嗤笑出来,“警官先生还管这么多的吗。”

   “现在是下班时间了哦。”

   “警官先生真是个奇怪的人。”

   “诶——是危险气息吗?”

    叶山莫名埋着头笑,肩部都在抖动,北沢侧头望过去,被指尖触碰的地方似乎开始升温了。

  “我啊,有一个认识了很久的朋友。”叶山顿了一下,安静了下来,“生病了。”

  “彼女?”

  “不是。”也许是在外面坐了太久,叶山手冻得通红,拧开咖啡瓶盖的时候像憋足了力气,喝下一口再长长的叹出来,白色的雾气慢慢消失不见才又开口说话,“我大概不懂什么叫做喜欢,一直一直都是朋友。”

  “她今天动手术,想着要吃点什么好呢,就从医院出来了。”

  “我是个很奇怪的人吧,这种时候了,但是觉得一定要好好吃饭才行。”

  “等你朋友好了再还给我吧。”北沢秀作取下围巾挂到叶山光裸的脖子上,“手术结果今天就会出来了吗。”

  “嗯。”叶山一直手捏着围巾的一角,拍掉头上堆积的雪花,转头看向北沢的眼睛有了些光亮,“冬天快要过去了。”

是的吧。

  “什么时候还会再见呢警官先生。”叶山站起来扬了扬围巾。

    北沢秀作慌慌张张的摸出一张纸写上名字和电话,“你方便的时候再联系我都可以。”

  “北沢君?我叫叶山亮太。”

 

    冬天真的快要过去了吧。

 

  “我坐了大象。”叶山戳着盘子里的黑森林说起刚进行完不久的泰国游有些兴奋,“真的很有趣,那时候就在想如果北沢君也在就好了。

  “我吗?” 

  “嗯。虽然有些自我,但是总觉得北沢君也会很喜欢。”

    叶山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的样子,眨眨眼睛看着还保持指着自己的姿势的北沢。陆续进来了几个嬉闹的高中生,门上的风铃不停摆动,北沢脑子里全是叮叮当当的响声,就像警报一样。牙白。

 

    之前有过要去北海道进行为期一周的演习。要和亮太分开好久了,北沢躺在床上抱着腿感慨。Pladon在跑轮上弄出的声音让北沢有点焦躁,“好吵啊pladon。”

    坐起来看着pladon,在和仓鼠的对视里突然醒悟过来。打开和叶山亮太几乎单方面自己说话的line对话框,长路漫漫。

 「有一件想拜托亮太!请一定一定要答应我!」

 「怎么了吗?」

 「我要去北海道一周,pladon没人照顾太可怜了……拜托啦……」

 「可以的哦」

 「明天要整理行李可能没有时间,亮太可以来我家吗?如果不方便可以让管家去接你(•̀ω•́)✧」会被觉得得寸进尺吧。

 「诶?北沢君为什么不让管家照顾。」

 「因为想交给可以安心的人」抱歉啦小岩井。

 「いいよ。」

  被小岩井叫下楼吃饭的时候还特地整理了下着装,有点得意的看向旁边的兄长,想着快问我快问我,兄长大概感受到了一点北沢高涨的情绪,轻咳一声翻着手机问他后天要去北海道了吗。

    “嗯。”

   “人约到了吗?马上就是最后一天了。”

   “你等着吧。”

  兄长似乎不太相信的样子说着盲目自信是赢不了我的,继续低头吃饭。

  关于北沢秀作能不能主动把喜欢的人约来家这个问题,兄长和知晶干脆的押了不能。比如之前的池江里子,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这可是亮太啊。北沢想。虽然没有办法说出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可是不知不觉已经无论如何都想得到了。

  可能是因为那天叶山亮太看着他的眼睛,可能是因为有点软糯的叫警官先生的声音,也有可能是因为堆积在他头上的雪花。叶山要了地址,似乎是加完班急忙赶过来的,本来有的同事聚会也推掉了,问北沢这么晚会打扰到你吗。

  北沢摇摇头说我麻烦亮太了才是。

  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很顺利,唯一忽略了的一点是playboy兄长。直到北沢发现兄长没有失败的不爽,反而眼神发亮的迎上来叫叶山君才想起尾关曾经说过的,你哥哥博文更有吸引力一类的话。

   太过分了吧。

  兄长本身就是比自己更为健谈的人。北沢跟在两个人身后甚至找不到插话的空间,john好像也很喜欢叶山的样子,叶山要走的时候亲昵的对叶山摇尾巴往叶山身上扑,什么啊一个两个的。叶山有点招架不住john的热情,半蹲的姿势空出一只手去摸john的头,反而被john压上来的重量推着向后倒,摔坐在地上还紧紧抱着pladon的笼子。

  是笨蛋吗。

  顾不上之前的负面情绪,北沢秀作跑上前想确认叶山有没有被伤到,站在叶山身边的兄长比他先向叶山伸出了手。我才是笨蛋吧。北沢懊恼的想,一直跟在后面一个人陷入低落的状态里,就等于把亮太拱手让给哥哥了一样啊。

  “啊、我没有关系的。”叶山并没有接住兄长伸出去的手,反而看了他一眼,想把笼子放到一边自己站起来。北沢跨上前把叶山的手搭在自己肩上,叶山倒是很顺从的任由他拉了起来。

    是绝对不想把亮太让给任何人这种心情。

  “我回家了。”叶山笑起来嘴角有小小的纹路,很诱人,“pladon我会好好照顾的,北沢君安心演习就好了。”

    在北海道的一周里忙到连聊聊天的时间都没有,平时每天和叶山的早晚安问候都被迫断掉,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是那天叶山告别的样子,很柔软,有想亲吻上去的冲动。line一直是自己在主动发过去消息,现在这种悄无声息的情况也是意料之中。

    意料之外的是最后一天收到了叶山的消息,附带了一张pladon趴在笼子上的照片。

  「pladon想你了」

    太犯规。北沢抱着手机笑出来,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想立马飞回东京。

    真的要准备好一直接受我的纠缠了啊,亮太桑。

 

 

  “北沢君?”叶山在保持着指着自己这个姿势的北沢眼前挥手,神情有些担忧。

  “抱歉。”北沢还没缓过来,情绪压抑着就快要喷发出来,“可以问亮太一个问题吗?亮太觉得……我哥哥怎么样?”

  “博文桑?博文桑是个很风趣的人。”

  “那我呢?”

  “诶?”叶山歪头看向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那天……在我家接pladon的时候,亮太好像跟哥哥聊得很开心。哥哥本来就比我更有魅力吧……”

  “不是哦。”叶山打断了他的自暴自弃,“我觉得北沢君更有魅力。”

   好き。

   大好き。

  “本来想说,就算亮太觉得哥哥更好,也不会把亮太交出去的。”北沢很正式的坐直了,看着叶山的呆愣的表情,“我喜欢亮太。”

  “请跟我交往。”

  “诶——”对面的叶山的表情变得柔和,轻轻抿着唇眉梢眼角都上挑起来,双手撑着桌面越过了一桌的甜点,北沢仿佛还能看到他眼里的闪着的光,叶山凑近亲吻的他的嘴角,飞快的,耳朵也红红的。

   比想象中还要柔软的触感。

  “我好像有点明白什么是喜欢了,秀作。”


情人节,唰唰打开了某家tag,扫了一眼又绝望的关上了

哦?
同人文这么容易撞情节的吗?
一次撞两篇?